AD
首页 > 财经资讯 > 正文

对外开放视角下人民币国际化的路径选择——专访巴曙松

[2018-04-17 12:08:45] 来源:通吃岛证券 股票分析|股票投资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人民币国际化,随时都可以成为热议话题。4月11日,刚履新不足一月的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博鳌论坛谈及中国金融业开放时,又谈到这个话题。 易纲行长的表态是,“人民币国际化是个水到渠成、市场驱动的过程”,“主要还是靠市场驱动,我们要使得人民币和美元、日元、欧元等其他货币的竞争是平等的,让企业可自由选择

人民币国际化,随时都可以成为热议话题。4月11日,刚履新不足一月的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博鳌论坛谈及中国金融业开放时,又谈到这个话题。

易纲行长的表态是,“人民币国际化是个水到渠成、市场驱动的过程”,“主要还是靠市场驱动,我们要使得人民币和美元、日元、欧元等其他货币的竞争是平等的,让企业可自由选择用哪个货币”。人民币国际化的市场驱动,不意味着不可有所作为。

人民币国际化有着怎样的演进脉络,未来又该如何着力,带着这些问题,本报专访了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金融学教授巴曙松。

对外开放视角下人民币国际化的路径选择——专访巴曙松

国际化有着清晰的演进脉络

《国际金融报》:教授您好!这次博鳌亚洲论坛期间,易纲行长也专门讲到了人民币国际化。作为对这个话题有着深入研究的权威专家,您如何评价人民币国际化?

巴曙松:改革开放以来,国际经济金融格局变迁以及中国总体发展战略导向下市场主体需求的转换共同驱动了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以人民币的货币职能跨境延伸扩展为主线,配套的金融改革政策、区域经贸金融合作布局以及全球人民币基础设施与网络构建一直在积极稳健地实施推进。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随着企业国际化从出口贸易与市场获取转向创新技术的全球配置与价值链上的重新定位,人民币国际化的动力逐渐由单一的贸易计价结算转向跨境贸易、金融产品创新与对外直接投资相互融合的均衡发展。2016年人民币正式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标志着中国对全球经济金融体系治理的深度参与,而这又会在更高层次上进一步推动中国的对外开放。

《国际金融报》:回过头去看,人民币国际化其实并不是近些年才提的话题,与中国大陆的改革开放以及全球经济发展的大形势都息息相关。您怎么看待这一演进脉络?

巴曙松:首先,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在世界经济格局中的地位跃升决定了人民币扩大国际使用的长期趋势。中国经济贸易增长与国际收支波动的阶段性特征体现了不同时期市场主体在跨境贸易投资中使用人民币的需求转换,这种需求变化带动了机制改革与金融开放政策的有序推进。

从中国作为新兴经济体的国际收支周期来看,经济发展起步时所遇到的资金与技术缺口需要通过引入外资来弥补,这一阶段主要为本币获得国际认可积蓄贸易与经济基础。在经济实力显著增强与国内要素禀赋结构发生变迁以后,开始出现资本向外投资的诉求与机会,此时以既有的贸易规模与国际合作为支持,通过企业海外经营带动人民币进入全球经济也就水到渠成。

其次,2008年金融危机引发全球储备货币流动性收缩与货币政策溢出传导的金融风险蔓延。寻找国际结算替代性货币的外部需求与关于单极化储备货币体系的缺陷反思为人民币提升国际地位提供了历史机遇。顺应储备货币多元化趋势主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不仅可提升全球金融体系的稳定性,还可有力支持中国经贸发展与企业全球布局。

再次,人民币国际化基本遵循了从结算货币职能起步到贸易计价与投资交易职能均衡推进,进而提升储备货币国际地位的演进思路。从政策引导的具体路径来看,主要从金融改革、区域贸易金融合作以及金融基础设施与网络搭建三个维度创造人民币扩大国际使用的适宜条件。

从措施组合来看,发展结算货币职能主要涉及建设离岸人民币中心与人民币跨境支付体系、推进全球央行间货币互换合作等;深化投资货币职能涉及境内外金融市场联通、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丰富离岸市场人民币产品类别等。而储备货币作用的提升则来源于前两种职能的不断强化。

国际化启动与改革开放直接相关

《国际金融报》:对,这个演进思路非常清晰,基本遵循了从结算货币起步、贸易计价与投资交易均衡推进进而到储备货币的路径。您能不能详细介绍下这一历史进展?

巴曙松:人民币国际化首先经历的是基础夯实阶段,这一阶段从改革开放初期到2009年,主要表现是基于配合外向型经济发展的考虑,以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与区域经贸合作为主线增强跨境商品与资本双向流动,支持中国对外贸易增长与市场开放。这个过程带动人民币的周边和区域化使用,为人民币通过贸易结算渠道输出并辐射全球打下坚实基础。

查看更多:

为您推荐